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一次近乎完美的性爱
一次近乎完美的性爱

一次近乎完美的性爱

妻子把录像机的位置和镜头调整好,自己就爬上床了,跟我靠在一起,一只手就很自觉地放在我的小弟弟上抚摸着。

  想到第一次在这么舒软的床上,还有这么娇嫩的美女陪伴,小弟弟早就不小了,把内裤支起了一个大帐篷。还是妻子体贴人,知道我小弟弟被压迫的难受,不知不觉就把我的内裤给退下去了,小手抓住耸立的肉棒就上下套动起来。

  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货了,拉起她的睡裙,魔爪就伸向了妻子的桃源胜地了。

  我女友还是很纯洁的,只有在我面前才有点放荡,所以说是桃源胜地没有错的,而且哪个桃源胜地不是一年四季水长流的,妻子的小穴现在就是小溪水流,刚刚适合抚摸。

  录像里正放映的是少妇偷情的A片,虽然男的肉棒没有欧美的大,女的尖叫的声音也很小,但妻子和我可是看得津津有味,尤其是妻子,呼吸已经开始起伏了,也不知道这个骚货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春药,很容易发情似的。

  妻子拉着我空闲的那只手放在她左边的奶子上,我当然也很听话地揉搓起来了。妻子的奶子还是比较大的,她自己告诉我是34B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大是小,我摸过的奶子也不多。但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妻子的奶子绝对是非常的柔软,而且很白。

  再介绍一下妻子的奶子,妻子的乳头很小,乳晕也不是很大,乳头比粉红要再红一点,在乳晕上长了几根毛,左边2根右边3根,她一直不让拔掉,说很性感,要等生了孩子喂奶的时候才拔。

  妻子自己用另一只手抚摸右边的奶子。每次抚摸妻子的奶子,她都要我两边一起摸,如果我只能摸一边的话,她会自己摸另一边。她说要两边同时摸,才不会让两个奶子长得一边大一边小。

  随着不断的抚摸,妻子已经开始兴奋了起来。随着她起伏的呼吸,两个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动着。在此诱惑下,我难能忍得住,情不自禁地张开口含向那乳头,用力地吸吮着,弄得妻子脸泛红潮,全身麻痒难忍。

  妻子被这样一吸一吮着,一阵酸痒难当,不自禁地把丰满的胴体扭动起来,身体不断地往我身上靠,套弄肉棒的频率也快了起来。

  看到妻子已经兴奋了,而且小穴的淫水也越来越多了,我就顺势将两根手指头插了进去,开始一深一浅地抽插。妻子这下更受不了刺激了,屁股不停地扭动,而且往下顶,当然是想我的手指头能插进去深一点了。

  每次在妻子很兴奋的时候,我都可以提出一些小要求,比如让她叫我哥哥就是有一次在草地上很兴奋的时候成功的。我看到录像里的男女主角正在口交,我就半哀求的让妻子照办,以前也这么要求过但从来没有成功。

  “妻子,吃吃我的肉棒吗,你看电视里都在吃呢!说不定很好吃的——”

  “不行!”妻子还是像以前那样一口拒绝。

  我马上停止插在她小穴里的手指,在她左奶子上的手也停下来不动,这对于兴奋了起来的妻子,简直是十大酷刑之一,马上十分用力地扭动屁股,自己揉搓奶子的动作也剧烈起来,想减轻因为我停止动作而带来的空虚。

  “哥哥,你动吗!!!”妻子呻吟着哀求,而且很卖力地套弄我的肉棒,虽然让我很兴奋,而且看着妻子难受的样子很不忍心,但为了说服妻子给我口交,我就是忍着不动。

  “妻子,你就给我吃吃肉棒吗!等一下我让你先在上面做,等你高兴了我再上去,怎么样?”

  妻子只是“嗯——嗯——”地呻吟着,还是不肯答应。

  于是我用手指头在她的小穴里迅速地抽插了十来下,同时用力地揉搓她的奶子,然后又突然地静止不动,这让妻子感到简直像杀了她一样的难受。

  在不停的较量中,还是妻子首先败下阵来,但同时她也乘机提出了条件:

  “那今天你带套子,每次都让我吃那个药,弄的人家睡不好。”

  一听妻子答应了口交,我还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,反正等一下要是射进去了,就说自己一时忍不住,最后还不是她去吃药。

  “好啊好啊!”说着迅速脱下内裤扔到一边,就把肉棒伸到妻子的小嘴边上。

  妻子皱了皱眉头,还是张开小嘴拔硬邦邦的肉棒含了进去。可是,她含进去一半,就不动了,也不进出抽插,而且抓住我的屁股,也不让我抽插。

  “妻子,你看人家多厉害,你用嘴唇包住,然后来回的动啊!”

  妻子瞥了一下录像,然后才轻轻的用嘴唇给我套弄起来,虽然幅度很小,但是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刺激了。

  慢慢地,我就不满足于这种刺激了,看到录像里每次男的都在女的嘴里一插到底,我就不满足于妻子的轻轻套弄了。我偷偷地扶住妻子的头,突然屁股前顶,把整个肉棒全部插入了妻子的小嘴。

  顿时感到肉棒前面的龟头被暖和和的肉给包围着,原来我一下把肉棒插入到妻子的咽喉里去了,虽然我的肉棒不是很粗,但可是够长的。

  妻子迅速抓住我的大腿,要把我往外推,我怎么会让她得逞呢,把整个腹部顶在她脸上就是不放开,即使她的指甲掐进了我的大腿也忍住了疼痛,我知道这次不彻底征服妻子,以后就别想再让她给我口交。

  也许是没有刚在难受,或者是妻子已经接受了事实了,她双手开始放松了,我也乘机放松她的头,然后把肉棒抽出一点点又马上插进去,我可不敢出来太多,要不然妻子不让我再进去怎么办。

  这次妻子到没有反抗,我就慢慢小幅度的抽插起来,为了给妻子一点刺激,我右手开始有力地揉搓妻子的乳房,同时用脚指头去挑逗妻子的小穴,或者甚至把脚大指头戳进去,并进进出出地抽插。(离得太远了,我的手够不到妻子的小穴。)

  妻子慢慢从口交的反感中恢复过来,在感觉到奶子和小穴的刺激后,偶尔还从肉棒和嘴唇的缝隙中发出一点呻吟的声音出来。

  我知道这次让妻子口交终于成功了,脚指头也抽插得快起来,你要知道,悬空着把脚指头插入妻子的小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  我鼓足了一把劲,脚指头在妻子小穴里非常高频率地抽插了几十下,妻子也兴奋地开始扭动屁股了,还把腹部往我叫上压,当然是想我的脚趾头能插深一点。

  我的连续迅速抽插让她很刺激,我又乘机提出了一些小要求。

  “妻子,你让肉棒进出的幅度大一些,还有用舌头去舔那个头头,你以前不是说最喜欢那个头头吗!”

  尝到脚趾甜头的妻子,倒是很听话地开始大幅度套弄起来。

  “唔┅┅唔┅┅唔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,妻子终于开始很随和地吮着我的阳具,不像刚才那样太机械了。

  没想到第一次口交的妻子,嘴上的功夫竟然那么厉害,我都有要发射的感觉,可是又不想这么好的一次就这么结束了,所以拼命地忍受着,让自己慢慢平静了一点,又开始享受妻子的吹吸了。

  妻子又吹又吸之下,鸡巴越发肥粗,那龟头更是坚硬如石头。她一边吞吐阳具,双手也开始主动起来,一只手开始抚摸着我的睾丸。

  “啊┅┅”,我突然不禁颤抖起来,睾丸是最敏感的地方,经她的轻撩,我再也忍不住的叫了起来。

  妻子一边啜吮,时而用媚眼望着我,嘴内不停的娇嗔,又恢复了每次做爱时她的那个骚样,开来以后让她每次口交都没有问题了。

  我在心里不停地说,“啊┅┅把它吸出┅┅来┅┅亲爱的┅┅”。可不敢说出来,妻子自己还没有爽呢,把我吸出来了,那就没戏了。我每次射精后都至少要6 个小时才能再次兴奋、勃起和射精。

  虽然妻子没有听到我的话,但似乎很配合,她加速的吸着肉棒,一只手也不停的在我的阴茎末端快速的抽动,这更增加了我的刺激。

  她又吸吮着百来下,发现我的鸡巴彷佛又澎胀了不少,而且更加烫热,熟悉我的妻子,当然知道我有射精的迹象了。她马上把鸡巴吐出来,用她的小手盈握着,只是轻轻的抽拉,好像是在为她吐出鸡巴赔罪,又不敢套弄得很快很重,否则我发射了她岂不是没戏了。

  “哥哥┅┅宝贝┅┅我不要这么快啊┅┅小妹妹还没┅┅」她的意思是说,鸡巴尚未抽干肉穴,她自己还没有爽快,我就射精了,那岂不浪费。

  我还没等她说完,便有些急色的道:“好宝宝,好怡怡,不要停嘛,快给我舒服吗,我不会很快的,我一定忍着,好不好,在舔舔啦!」经不住我的哀求,妻子也就同意了,我连忙把硬邦邦的鸡巴塞到妻子的嘴里,可不想她反悔。

  此时,妻子双目微闭,引颈而吮,小手抓举着大阳茎不停的吞吐。

  “啊┅┅啊┅┅快┅┅快用力┅┅吸┅┅唔┅┅”,我此刻感到全身飘飘然,都想昂头咆哮了。

  突然,终于,我还是忍不住了,看来今天的享受要结束了,“啊”地一声一下把肉棒插到底,直插妻子的咽喉,同时强烈收缩腹部,想抑制射精,我可害怕妻子不愿意吃我的精液,一翻脸,那不是以后的口交都没希望了。

  虽然我狠命地忍受着,但是身体还是激烈的颤抖着,鸡巴也跟着一抖一抖,随后还是有一股一股的精液从龟头直射妻子的咽喉,由于我一直抑制着,所以射的不是很多。

  放开妻子的头,我迅速抽出肉棒,而且马上用手掌遮住龟头,我可不想妻子看到龟头上的精液,因为妻子到现在还没有表现出被嘴内射精的不快,有可能她还没发现我已经在她最内爆发了呢。

  妻子真的没有发现我已经在她最内发射,看到我手握着龟头,她还以为我是在忍受,控制不让它发射。

  “哥哥,你真好,幸好你没有在我嘴巴里射,你都抵到我的咽喉了,搞得我不停地冒口水,刚才一下吞了好几口呢。怎么好象有一股奇怪的味道,你是不是已经射进去了?”

  我连忙用手掌把龟头上的精液擦掉,然后把不带精液的龟头给妻子看,“哪有啊!你看头头还是干干净净的。肯定是我刚才插得太深了,你有点不好受,下次就适应了。”

  妻子白了我一眼,还娇媚地笑了笑,表示错怪我了。

  我知道不能再让妻子去慢慢品尝嘴巴里的味道,迅速地脱掉了她身上的睡裙,从后面抱住了她,两只手开始用力地揉搓她的乳房,用半软半硬的鸡巴在她的股沟里面摩擦,用激情来掩盖她嘴里的异味。

  这一招果然奏效,妻子放松地靠在我身上,轻轻地扭动屁股以增加摩擦的快感。

  突然,她一个动作让我吓了一跳,她竟然转过头来向我索吻,我马上把嘴顶在她的头发上,同时鸡巴在她的股沟中用力摩擦,而且让她身体向前倾,这样她索吻的可能就完全被我化解了。我可不愿意吃自己的精液。

  我开始用一只手往下摸,触撰到毛茸茸的阴毛,已有水滴流出。在我的揉弄下,妻子的阴户发涨,两片阴唇抖动着,同时一对粉腿,不安地扭动着。

  我刻意地把妻子的肾缝拨开,用中指顺着淫水滑进肉穴,由穴口往阴道里面挑动着。

  她如同受了电击般,娇躯不停地颗抖,紧张的嘴里嚷着:“喔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哎呀┅┅”

  妻子受不了这种剌激,呼吸急促,脸儿发红。此时已是春情泛滥,娇哼出声“啊┅┅我┅┅唔┅┅我好难过┅┅嗯┅┅哥哥┅┅我好痒┅┅”

  只一会儿,她紧张地扭动屁股,双腿不停地用力夹着,穴里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,润湿了整个阴道。

  妻子紧紧地依偎在我的怀里,她已经发现我的鸡巴一直是半软不硬的,怀疑我可能累了,柔声的问:“好哥哥!你还行吗?怡怡还要你┅┅」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,以前发射后一般要5-6 个小时才能继续兴奋,但这次发射的很少,而且是在妻子嘴里。所以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妻子,她已经让我如此的爽快了,我总不能让她在半空掉着吧!

  我只能用力的将她抱在怀里,两人如胶似漆,拉着她的小手去抚摸我的鸡巴,希望能再次雄起。

  也许是今天心情好,而且刚才发射的很少,在妻子小手的抚摸和“嗯——嗯——”呻吟的刺激下,我竟然在刚发射后不到15分钟又再次展现出男人的雄风,鸡巴又硬起来了,乐得妻子用手握着它用力的摇抽。

  “唔┅┅唔┅┅嗯┅┅”,妻子热情如火,全身软绵绵,她需要被占有,她的肉穴内逐渐的淌出淫水。我手握乳房爱不释手,另一只手在妻子的肉穴里不停的挖着,让她的淫水不停地外流,几乎成了一条不断的水柱。

  看到我没有进一步的表示,妻子可等不及了,她娇喘着推开我,央求道:

  “好哥哥!来吧!我┅┅需要┅┅你┅┅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妻子已挣脱了我的怀抱,然后跪在床上,把肥臀翘得半天高,那迷人的小肉穴暴露在两条美腿的中央。妻子知道我很喜欢从后面戳进去,以前发射几乎都用的这个姿势。但是以前都是我主动要她摆这个姿势的,妻子其实并不是很喜欢。

  看到那迷人的肉穴,还有一滴一滴往下流的淫水,我真的醉了,鸡巴迅速勃起,成了耸立的肉棒。我站在她的后面,挺起肉棒,对着水淫淫的肉穴,身体下沉一挺,两手再抓着小蛇腰往后一送,「咻!┅┅」「啊!┅┅」鸡巴已经插进小肉穴里了。

  “唔┅┅晤唔┅┅心肝┅┅啊呀!嗯┅┅”,妻子媚眼含春地浪叫着,两只手反过来抱住了我的腰,肥美的屁股忍不住地往后又扭又挺。

  我看她热情加火,更加不停地抽插,妻子更是骚劲十足地将肥臂不停往上挺送。

  “呀!好┅┅亲哥哥┅┅快┅┅快再用力┅┅唔┅┅不行┅┅了┅┅啊┅┅”

  阴道壁一阵阵的紧缩,挟得我的鸡巴无比舒畅!为了回答妻子的卖命,我也狠命地冲刺。

  “卜滋!卜滋!”

  淫水在不断的抽送之下连绵不断,声音叫响不止,可见她的淫水之多,多么令人消魂。

  “用力┅┅再用力┅┅啊┅┅怡怡┅┅好舒服┅┅唔┅┅好哥哥┅┅好美┅┅唔┅┅嗯┅┅哎哟┅┅继续┅┅嗯哼┅┅”

  妻子侧着头,半目惺忪,紧蹙眉头,张着性感的双唇,她如痴如醉,意乱情迷。

  我猛烈地冲刺着,妻子的小穴和汩汩的淫水,象温泉一样滋润,我不断地享受着那甘甜的滋味。左冲右刺,时浅时深,我几乎要咆哮出来。

  “卜滋!卜滋!”,“咭啾!咭啾!”

  妻子的两个大乳在我猛干的过程中,随着抽干的节奏快乐的轻跳起来,我一把抓住,用力地揉搓,我知道几个地方同时猛烈地刺激,妻子就很快能达到高潮。

  我对自己再次勃起的持续时间不是很有信心,所以希望能尽快满足妻子的需要。

  “啊┅┅唔┅┅美┅┅好爽┅┅哎哟┅┅唔┅┅”

  我把妻子按倒在床上,然后将她的双腿并靠一起,自己则按着她的大屁股,俯下身来又是猛烈的攻击:“这样┅┅可以吧!我的好怡怡┅┅”

  “唔┅┅好哥哥┅┅好宝贝┅┅美┅┅啊┅┅好美┅┅用力干┅┅唔┅┅怡怡要飞┅┅上天┅┅雪┅┅”

  妻子已经被干的语无伦次了。

  汗像雨滴般的滴落在妻子背脊上,我感到全身的体温正在上升,一种无名的快感逐渐涌上心头,这使得我更加兴奋,又加快了抽动的速度。

  我跪了起来,抬起妻子的双腿,分开在我要的两侧,只让妻子双手支撑在床上,双掌托抓着她的大美臀,紧接着鸡巴马上侵入她的嫩穴内。

  这样的作爱姿势使双方更加兴奋,因为鸡巴可以棒棒入洞直抵花心,而且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妻子的肉穴在地进攻下内外翻滚,能看到随着肉棒的进出,妻子的淫水汩汩的外流,有时候插入的速度太快,淫水竟然四处飞溅。

  “哎哟┅┅哎哟┅┅唔┅┅嗯┅┅好爽┅┅”,妻子淫荡的浪叫着。

  我知道妻子已经不远了,马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很快妻子突然身体一阵哆嗦,张着小嘴,明亮的眼珠上扬,香汗从她的粉颈急爬而下。

  “呵┅┅呼┅┅哦┅┅嗯┅┅”,妻子终于达到了高潮,阴精喷射而出,伴随着汩汩淫水,丝毫不逊色于男人的射精。

  伴随着高潮,妻子的嫩穴不断的紧缩,这使得我快感连连,于是更卖力的干穴,终于忍不住了,一泻千里。

  “啊┅┅”,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咆哮了,全身颤抖不已,有一种眩晕和脱力的感觉,也许是今天干的太久了,而且发射了两次,或者说一次半吧。

  当然我也不可能去顾及对妻子的承诺了,精液象子弹一样射向妻子的子宫,由于用最好的姿势最深的插入,龟头能感到妻子子宫接受精液后猛烈收缩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让我射得更多。

  一切都静止了,射精后我们竟然保持了插入的高难度姿势好几分钟之久,今天是我们半年来质量最高的一次性交

  【完】